我望著機器人的背影,看著他一拐一拐地向前走著,步步伴隨著齒輪及零件因悲傷和心碎而氧化的喀拉聲,
那是帶著悲傷孤獨無奈及無能為力的背影,是種搖搖欲墜、欲行難行的艱困掙扎。

突然之間,他從各個關節部位,像吐盡了最後一口氣似地冒了些白煙,如同被斷了線的木偶,倒下,
好久好久,他不再有所行動。

「我不行了。」他無神的雙眼直盯著遠方,輕輕地吐著這一句。
「夠了,我不想再繼續走下去了。」

「怎麼啦?」我走近他的身邊坐下,凝視著。

「我想我走不下去了。」他這麼說著。
「你看,我身體內部的零件大部分都生鏽了。」
「馬達就快轉不動了,要再堅持下去好累。」
「我覺得夠了,傷夠了、累夠了,我也不想再繼續這樣下去了。」
「我想,差不多了......。」

之後我們彼此就這麼靜默著,只是純粹地坐在馬路邊看著人群熙來攘往,彼此嘻笑怒罵著,不同的相貌搭著不同表情,隨著時間流而一幕幕地走過,就像那長江頭到長江尾那般長的過去。

「差不多囉。」我突然起身拍拍屁股說「很晚了,我們該走囉。」

「你沒聽到我說的話嗎?」機器人依舊無神地反問。

「我知道啊,你不想再走了嘛。」我咧著嘴,笑著看他。

「所以呢?」

「嗯~,這個嘛......。」我歪著頭思考著。
「如果就這麼繼續坐著的話,你就不只是內部零件毀損而已,而是從裡到外都不斷地崩毀,最後以個體的姿態變成一堆鐵鏽喔。」

「我知道,然後呢?」

「沒有然後啦,你就只是以一堆鐵鏽存在著,軟硬體無法運作,沒有然後,沒有未來。」

「這就是我想要的,我只要這樣就好。」機器人閉著眼,像放棄求生的小貓,對悲傷心碎乖順地屈服。

「我知道你失去了最愛的人,但正確來說,你只是失去了”一部分”而已喔。」我提醒著。
「所謂的不順遂,也只是從你從被製造出來到今天為止的其中一小部分日子。」

「嗯。」機器人有氣無力地應聲。

「你只是,悲傷到,連自我都想放棄罷了。」我一字一字地慢慢說。「但放棄與否,都是你的選擇喔,我都會尊重,但我更希望你能繼續走下去。」
「回到工廠後,阿技師和維修婆婆會再重新幫你更換零件喔,把你修得跟以前一樣能走能跳的。」

看著機器人沒反應,我繼續著說:「嘿!你還有四分之三的愛呀!」

「嗯。」機器人依然閉著眼應聲著。

「好好活著,就是件好事。」我瞇眼咧嘴對他笑著。
「好啦,我先回家好了,我說過,這是你的選擇,不管如何,我都會尊重,只不過我們的選擇是,等你。」說完,我直接回家。


然後,晚飯後,我和阿技師及維修婆婆點著那鵝黃的燈在桌邊等著,
然後,阿技師不停地擦拭檢查著,那顆他買過最棒的馬達,
然後,維修婆婆笑著說他和阿技師製造機器人的那些日子,而我靜靜地聽著...

時間是沉默又不易察覺地輕流而過,而我們是安穩且毫不擔憂地自然等待著...



「扣!扣!扣!」門被輕敲了三聲。

然後,是機器人,緩緩地推開了門。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黑白讀 的頭像
黑白讀

黑白讀

黑白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