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總堅持著自己的立場,從未站在別人的位置上,
又或者最糟的是,我們自以為早已站在他人的立場上,
於是就在這自我形塑的認知幻覺中,
帶著無知甚至是理所當然的態度,批判嘲笑著。

幾乎沒有人,能完全地瞭解一個人,
因為沒有誰,能真正成為另一個人。

於是,我們唯一能做的,是不斷地理解。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黑白讀 的頭像
黑白讀

黑白讀

黑白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